泽宇

吃糖。从不同人那里能感受到不一样的甜度。

私藏

*最近看完了革命机valvrave,结局实在是忍不住爆哭,但是我还是自欺欺人的想着,晴人并没有死。
*这也算是我对自己的宽慰【虐die】
*描写一段原有的剧情,后来就是纯属虚构。有刀,但我不是be【不听不听】
*一发完,小学生文笔,ooc归我,不喜勿喷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一场valvrave之间的终极对决,时缟晴人劫控了艾尔埃尔夫的身体,驾驶pino人型机甲战胜了凯恩,但是代价也是令人无法接受。

艾尔埃尔夫睁开眼,尽管身体传来的不适让他紧皱眉头,但他清醒后的第一反应便是急忙转身寻找那个人。视野中的晴人安然的躺在那,闭着双眼,像是在休憩,但是艾尔内心的焦灼并没有消退。

他从驾驶座上快步走到晴人的身前,一只手贴上对方的胸口,“时缟晴人,我们终于赢了吧。”这是肯定句,却透着几分疑惑和不安。
他盯着晴人的脸,看着对方抬起头,接着迷茫而无力的声音传到耳边。

“晴人?。。那是,我的名字吗”

艾尔像是被定了身,当他的视线触及到晴人那一双无神的双眼,脑内紧绷的那根神经瞬间崩断。瞪大的眼眸里满是不可置信,喉咙被什么哽住了,想说却又害怕发出声音。

“符文,已经用尽了。”pino抱着刚刚团聚的哥哥,投来这个显而易见的讯息。艾尔偏过头像是在听她的解释,脸上的表情隐晦不见。

“我什么,都不知道。。”

“这里,,是哪。。你,,是谁。。”

艾尔急忙问道,“什么都不记得吗,任何事?”他只看到晴人应了一声算是回答。但他仍然不愿接受这个现实,凑上前去双手抓住晴人的肩膀,自欺欺人的问着

“和我的契约呢,也忘了吗”
“嗯”
“那在月球上打架的事也不记得了吗”
“。。对不起”

不,不可以。什么都不记得了,最坏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虽说驾驶valvrave战斗消耗超限这种事情不可避免,为了胜利总要不惜一切代价。。用必要的牺牲换来最大的收益。可是,为什么,心会这么痛。
艾尔站起身,在自己面前张开手掌,忽而又攥紧,却攥不住自己压抑着的情绪,阻止不了眼中溢出的泪水。

“你,和我。。”

有些话,就算这时候说了,你,还记得什么呢。

艾尔仿佛一下子泄了气,任由自己瘫坐在晴人面前。

“你是,,知道的吧。。我的事”还是那样虚弱的声音。艾尔抬起头,却不敢多看一眼,只低声应答着。
“你是”艾尔强忍住泪水,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会发抖,“我的朋友。。”
可是,当晴人的手蹭过艾尔的嘴唇,他眼里的泪水还是控制不住的,溢出了眼眶,像珍珠一般明亮晶莹。艾尔瞪大了双眼,看到晴人的眼里重现了光彩。

然后,归于沉寂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场战争结束后,世界一度变得混乱,人类大肆追杀魔使,101人评议会也就此消失。之后,新帝国诞生,人类迎来和平岁月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某一天清晨,明媚的阳光透过玻璃窗,投射在男人的姣好的面容上。一旁的通讯机定时响起闹铃声,立刻被人按掉。
艾尔埃尔夫收回手,小心翼翼地起身下床,走进浴室洗漱换衣,然后出门。
尽管他现在是第三银河帝国的军事顾问,但和平年代他这职务可有可无,说通俗些就是闲置在家。这是艾尔对翔子总理提出的要求,翔子虽是不解却也允许了。
平日里艾尔埃尔夫总是待在家里,就像阿德莱伊说的,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。但是,今天是连坊小路里见和二宫高日的结婚典礼,作为昔日的战友和现世的友人,他收到了邀请,自然会去赴约。
感觉很不真实,过往种种仿佛发生在昨天,今天就有人步入婚礼的殿堂,朋友们也好像一夜之间变得成熟起来。
看着人群前方的一对新人,艾尔埃尔夫露出了真挚的微笑,然后静静地退场。

有人在等着他。

艾尔推开别墅的门,在玄关处换鞋和家居服时,就闻到了空气中飘来的阵阵饭菜香气,心里的那块地方变得柔软。他快步走进客厅,只见桌上摆放的餐具和今天的午饭,没有他心心念念的人。但是厨房里刀碰案板的声音,向他展示着目标的方位。

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,在厨房将那人搂进怀里。

“啊,艾尔你回来了”棕色的头发,两边俏皮的翘起,一双靛蓝色的眼眸褪去一瞬的惊讶,温柔地像一片平静的蓝色海洋,“不要抱着我了,快去洗手,可以吃饭了”

是的。他的晴人,还在自己的身边。并且,同居了。

————

还记得那个时候,看到晴人闭上眼,嘴角却还缀着微笑。自己的心脏仿佛被撕裂了一般,空洞着透着无助和悲伤。

不要死啊,晴人。你和我的契约还没有完成,怎么可以失约呢。

“你不希望他死,对不对”一直沉默着的prue突然出声,“我有办法救他,但是…”
“怎么做,要怎么做才能救他!”艾尔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,死死盯着屏幕里的两人。
“咳咳,不要打断我的话!首先我要声明,不是我多管闲事,但是我妹妹把他当做了自己的朋友,也不希望他死。”prue一脸的不情愿,但对上他妹妹还是妥协了,“他现在体内的符文枯竭,无力支持自行采补符文。我和妹妹可以将自己的符文能量传输给他,但是后续的符文补充你就自己想办法吧。”

晴人,不管付出什么代价,我都要救你。

————

“艾尔,艾尔!”晴人感觉身后的人还是没有松开他的意图,只得关上燃气,转身面对着对方,双手也搭上了艾尔的肩膀,“艾尔,怎么了,又在发呆。”

回过神的艾尔,看着晴人温润的蓝色眸子,也不禁坏心眼的想着:晴人没有过往记忆,所以总是迷茫,对世界感到陌生和恐惧,性格也发生变化。尽管当初接受自己空白的过去,对晴人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,但是他也因此成为了自己无可取代的人。

“没什么,今天我去参加友人的婚礼,你猜捧花被谁接到了”艾尔带着晴人回到了客厅,把他安置在餐桌旁,转身把最后一道菜盛盘,拿了瓶葡萄酒放在桌上,笑眼盈盈地看着晴人猜测着几个人的名字。

“是阿德莱伊呦,很不可思议吧,万年单身的会是下一个结婚的人,除非他明天就能找到女朋友”艾尔毫不客气的打趣着自己的老友。

不光晴人,连他们这些相识已久的伙伴们都觉得很惊讶,恐怕阿德莱伊也没想到吧。

“那个,艾尔,今天,我”一向说话直白的晴人突然含糊,双颊也泛着红晕。
但是艾尔看到对方的反应就明白了,过了这么久,晴人还是没有习惯向自己索取啊,还真是可爱。

“我知道,晴人,到时候,要好好表达你的需要啊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艾尔埃尔夫,也有私心,他没有告诉任何人时缟晴人还活着的事情,并且隐匿一个人对他来说并不是难事。于是英雄成为一个雕像,被世人敬仰。

晴人为世界的和平付出了一切,所以艾尔只想他重获生命为自己而活。

入夜,皎洁的月光照进卧室,映出床上两个交缠的人。

“艾尔,不要紧吗,我会不会,咬的太狠了”晴人自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般,被拥着的身体透着酸软和被喂饱的餍足,明明累得眼皮都在打架却还在关心面前的人。

“没事,晴人,困了就睡吧,剩下的交给我”相比晴人的疲惫,艾尔却像只偷腥的猫,没有什么比这种时候能让自己身心都得到满足。

看着怀里昏睡过去的晴人,艾尔只觉得

真是太好了,你还在我身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小王子:在200年后登场的银发少年。流木野咲和连坊小路称呼其为“王子”。样貌酷似艾尔艾尔弗和晴人,详情不明。
*符文(ルーン)
比原子还要细小的信息粒子,据贵生川巧的推测连DNA、记忆、血液等等都由符文所构成。

所以如何摄取符文,我就从那个“等等”里摘了一个,在看晴人把流木推倒的时候我就有这个想法了。看到小王子的时候,我就觉得怎么这么像这俩人,官方真是nice。

521






风景美,人亦美

贰哥和他的猫

【五越】·MAY —— 贰哥和他的猫【十六】

PS: 初次写文,文笔渣渣。圈地自萌。
      内容虚构,内有私设。爆炸OOC!

好久没更新了。好在tag里有好多粮可以吃qwq。大概接近尾声了,等以后再开新梗。

这一章甜到掉牙了,伍贰宠的真的没眼看了。

今天521,五越依旧要甜甜的。甜他妈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天是个好天气呢。

暖暖的阳光没有了窗帘的阻挡,在浅蓝色被子上投射出温柔的形状。一阵阵微风,在大敞的门户里盘旋穿梭,带来了暖春的味道。
床上隆起了一块鼓包,随着主人的呼吸起起伏伏,显示出他此时的好眠。视线上移,发现那人的脸裹进被子捂得严严实实,只露的一对毛茸茸的金黄猫耳。
伍贰端着一碗米粥走进来,准备叫起他的小懒猫。昨晚,有点控制不住多要了他几次,也难怪今天日上三竿都没能醒过来,但是得让他吃点东西不然身体受不住。

今天的伍贰,依旧这么温柔呢。

他把粥放到了桌子上,然后爬上床,慢慢靠近他的猫,用手轻轻剥开被子,看着因突然产生的光刺激的眉头一皱的人儿,不由自主地吻上了对方的额头。唇上的触感让他不想离开,身下人被开发过而产生的体香刺激着他的神经,让他一遍遍细细的亲吻着阿越额头和眉眼。
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粘人了呢,伍贰君。
他稍稍拉开了些距离,用他迷人的低音声声唤着。

“阿越,,阿越”

唔,不要吵我,我好累。小阿越君从伍贰压上床来就已经醒了,但是表示不想理睬。

“阿越,起来吃点东西,”伍贰坏心眼的用手轻轻捏住了阿越的鼻子,“吃完我给你按摩,放松一下,昨晚辛苦你了”

╯^╰你也知道我辛苦,我都说不要了你还不停。。

伍贰看着阿越猫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向自己投来控诉的目光,那张小嘴都要撅到天上去了,一脸委屈巴巴。他笑着吻上那张嘴,轻轻吸吮着那颗饱满的唇珠,辗转研磨,松开时带出“啵”的一声,满意的看到阿越羞得满脸红晕。
“伍贰你大早的发什么情呢,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老没脸没皮呢。”阿越撑着一副凶巴巴的样子,心里却慌得一批,小阿越君要受不了了,谁来收了这个妖孽。

在伍贰的眼里,阿越你又何尝不是一只磨人的小妖精呢。

“不闹你了,我做了粥,虽然清淡了点但是适合你”伍贰把阿越从被子里挖出来,拿过枕头竖在他身后,为了照顾他受尽蹂躏的屁股还贴心的塞了块软垫垫在下面。
阿越喵一面嘴硬着“我又不是女人,这样就太过了吧”,一面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伍贰的服侍。但是看到伍贰端起碗还要喂自己的架势,又顿时觉得不好意思。“哎,别,伍贰,我能自己吃。”

“真的吗”

“当,当然是真的,我手又没做断...”其实阿越说到这就有些底气不足,谁叫tm昨晚某人和憋了多久没发泄过的似的,整得他全身上下没一块好地方,睡了一觉还是觉得腰酸背痛手脚无力。
“阿越,在我这里,你不用勉强自己”伍贰定定的看向阿越眼底,“说出你真实的感受和想法,我都会一并接受。”

“况且,老公喂老婆吃饭,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。”一句话就把阿越心里刚冒出来的感动憋回去了。刚想条件反射地回一句cnm,就被某个人堵了嘴。
“唔,,嗯”伍贰这个家伙,我还没刷牙啊。卧槽,我说怎么没勺子,这tm早有预谋的啊。别,粥要漏出来了!
伍贰看阿越心不在焉,一边和阿越交换掺杂着粥水的湿吻,一边小惩似的摸上了阿越的腰身。
“啊哈~伍贰你个老流氓,还能不能正经地吃饭了”阿越想,我现在后悔要这家伙还来得及吗。
(⋟﹏⋞)“嗯唔,别”别摸我腰了,好痒。
“很正经的在吃饭啊,乖,还有半碗,慢慢吃”

不要啊!小阿越君挺不住了!小阿越君要走远了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嗯~舒服,就是那,用力点。”
阿越喵趴在床上,抱着抱枕把脑袋垫到上面,指挥着伍贰给他按摩。说实话,伍贰的技术还不错,咳,各方面。感受着身上僵硬的肌肉被慢慢揉开,泛着一阵酸麻微涨,阿越也变得昏昏欲睡。阿越浑身光溜溜的,本来想要挣扎着找衣服,结果被伍贰武力加说理给好好教育了一顿,说是因为没有适合他的内裤【不就是多了条尾巴吗】
突然,阿越打了一个激灵,猫尾巴都炸起来了。原来贰哥的手又忍不住摸上了他的臀尖,还在拉扯揉弄着。
“伍贰你干嘛啊,我屁股疼你别弄我”伍贰亲手给阿越上的药膏,自然知道那里的惨状。但是想到上午的那些事,他心里总是觉得刺刺的,想从阿越这得到一点安慰。他俯身覆上阿越的身体。对着阿越咬耳朵“阿越宝宝~”

“噫!”阿越喵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猫耳朵也在轻轻抽动。“伍贰你别这么叫我,嗯”

“阿越宝宝,我不开心”

敏感的阿越从伍贰话里听出了些情绪,他努力忽略掉伍贰还在他屁股上肆虐的手,偏过头询问“出什么事了,我告诉你,别说一句话之后不说了想糊弄过去”

伍贰顿了顿,停下手里的动作,然后从阿越身上翻到侧边,空气静止了几秒,他叹了口气,还是开口了。

“阿越,你还没醒的时候,我的手机都被打爆了”

阿越瞪大了眼睛,侧身对着伍贰,“手机被打爆了,难不成西山居出什么事要倒闭了吗”

噗,阿越你还真敢想。这都哪跟哪啊

“要是这样,我不就失业了吗,还能这么淡定在这陪你”伍贰想自己的夫人怎么这么可爱,伸手去蹭了下阿越的鼻子。“是落叶花海他们”

“哈?他们有什么事能急成这样”

“因为昨天在你直播的时候我在万人面前出声喊了你名字”伍贰看着阿越突然呆滞的表情,想着这么说他该知道发生什么了。
“难道,我们的事...你工作那边没受影响吧”阿越果然反应过来了,但是却先想到伍贰的境遇。

傻越越。
伍贰突然觉得之前烦躁都被一扫而光。他伸过手去把阿越揽进怀里,蹭着对方的头顶,“没事,都是他们大惊小怪,净瞎操心。【落叶花海:???】你不是困了吗,我陪你睡一会,醒了再说”
阿越一听确实有些犯困,先睡觉。
反正天塌下来,我和他一起扛着。

窗外风和日丽,晴空尚好,屋里一双人彼此纠缠,相对相依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小剧场:

上午的通话:

【落叶】“伍贰!阿越是不是在你那里,你也忒大胆了,把猪拐跑了,还在那么多人面前秀。”

“我能说是他自己过来的吗,叫了声阿越就秀了,那真秀怕你们心脏受不了”

“...”落叶一jio踢翻这盆狗粮

【花海】“贰哥,你和阿越..是真的吗,虽然之前听过..但以为是闹着玩了”

“我是认真的,他也是”

“...”花海粉头被自己偶像亲手塞了一嘴狗粮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伍贰,我不能一辈子都这样啊”

“没事,我养你”

阿越 : 伍贰!来战!让你尝尝我大刀的厉害

52 : 哦?

阿越 : 劈哥!我不敢了!小阿越君认输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觉上传的有点问题。换地方看吧。地址见下方评论。

贰哥和他的猫

今天真的超级开心那。

贰哥有叽吃。

第一次开车,罗里吧嗦希望不要嫌弃。

准备好了就见下方评论链接吧。

“伍贰,我脚疼”

“我抱你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总感觉评论会出现–伍贰抱不动阿越–这样的,贰哥不要面子的呀。

贰哥和他的猫

【五越】·MAY —— 贰哥和他的猫【十四】

PS: 初次写文,文笔渣渣。圈地自萌。
      内容虚构,内有私设。爆炸OOC!
      写不来大佬们的骚操作啊,放过我这个咸鱼。

“哦唔。嗯 嗯”
“嗯~斯哈,好烫,烫的我好痛,呜~”
“啊~不行了,真的,肚子好涨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想歪的都自动去面壁思过,人家只是很平常的在吃饭。只不过某只胖橘猫像饿死鬼投胎似的等不及凉就下嘴叼鱼,显而易见地要被烫的嗷嗷叫。

自从阿越能口吐人言以后,一串串的话像连珠炮似的秃噜出来。
“不能说话真是太难受了,快憋死我了。”越橘橘果断推走键盘,翻身跃上了床,“虽然我变成猫这是个不能改变的事实,而且某种意义上讲,这感觉还不赖。嗯…舒服…但是,我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啊,这么多人怎么偏偏逮上我,还特么能飞这么远的地方出现在你床上,这……”
伍贰在一旁默默听着,见橘猫边说边在床上翻滚,多动一般在被子间磨蹭着身体,袒露着肚皮。却突然停住动作,欲言又止。
他心下念叨着,不管这变故的缘由是什么,总觉得有事情会再发生。
贰哥抬起手臂看了看腕表,对在发着呆的橘猫说,“嗯,你说的这些都没有头绪,但是眼下有个主要问题要解决…你饿了吗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⊙▽⊙这是橘猫看到面前的饭菜的直观反应,他两只前爪扒着桌沿,直立起身体,轻轻左右摆动的尾巴显示了他此时愉悦的心情。鼻翼耸动着,食物的香气刺激着一颗吃货的心。
香草鸡扒,清蒸盲曹鱼,清炒土豆丝,玉米焖排骨,还有两碗颜色微红的汤水,好像是绿豆汤吧。
在他面前是一只填满了以上菜色的铁碗,至于是谁给他夹的也显而易见了。
“因为肠粉一般早上做,所以中午那个时间没得拿,”伍贰用筷子夹出一块儿鱼肉,顺着纹理细细地将鱼刺一根根挑出,“你要是想吃,明早我带你去吃。”
“嗯唔,好”越橘橘把脸埋进碗里。
伍贰只能看到他耸动的毛茸茸的头顶和一对柔顺的飞机耳,唇角不由得勾起一段好看的弧度。
“不用吃这么急,没人和你抢,来尝尝这鱼肉”贰哥在阿越抬头看他的空隙,把挑好刺的“鱼绒”夹到猫碗里。
“好吃,劳四天天流勒么好次的东瑟喇喽好咯。”越橘橘塞满一嘴的食物含糊不清的念叨。
伍贰继续剥着鱼刺,嘴角衔着一抹宠溺的笑。

你若是这么喜欢,我也希望天天给你做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吃饱喝足的越橘橘现在正窝在伍贰怀里打着呵欠, 眯着眼看贰哥流利地打开剑三,登上了小阿越君的黄鸡二少。

“哎,伍贰,你怎么不上霸刀呀,没见你玩儿过藏剑啊老实说”橘猫口头上表示担忧,但但除了刚刚瞪大了眼睛看了下屏幕,依旧保持着原来斜躺着的姿势。
“没吃过猪肉,还没见过猪跑吗,”伍贰一边登录yy和直播间,一边抢在阿越炸毛之前转移话题,“过会儿开直播,先和落叶他们沟通,让我也先适应适应。”
越橘橘悄咪咪瞪了一眼贰哥,不过立刻对即将到来的非比寻常的jjc表示出极大的积极性。
“额,知道啦,,,搞起搞起。”“搞起。”

阿越某群:

—阿越直了
—今天和谁,还是松哥和清小衣?
—对啊,不过将军说有点事要晚点上,越猪现在在洛阳跟牛车
—感觉越猪今天和往常不太一样哎,声音变细了
—好像是有点

“落叶听松那小子,不知道有什么事还要放我会鸽子,我牛车都做快完了,他那边还没动静”阿越又开启了bb叽模式,“现在都快八点半了”
“也没听他说要干嘛去,再等等吧”清小衣也不知道在哪个地方挂机。
伍贰操纵着叽萝,身上套着某个大师给的舍身,一个五百斤的鹤归砸进了红名群,眩晕了一片就开始呼啦转风车。阿越听着不断传来的击杀喊话,心里爽利的不行,一句“美滋滋”还没说出口,就见叽萝惨叫一声重伤倒地。
“卧槽!伍…我,这是咋回事,怎么突然就死了呀”橘猫一爪子拍到伍贰大腿上,收到了贰哥一枚无辜的眼神。
直播间“菜啊,小阿越君”的弹幕刷满了屏。别看伍贰现在一本正经麻溜的让叽萝回了复活点,大轻功过去继续转风车,他心里怕不是在偷着乐。小阿越君也知道,因为他依靠着的肚子在抖。
“失误,这都是失误,想试一下身转风车的感觉,还是很爽的对吧,这么多人头。”
“菜啊阿越”音响里突然传出落叶的声音。
“cmn落叶听松,你来晚了我还没找你算账呢,还嘲笑我,等下看你花式暴毙竞技场”越橘橘瞄了一眼伍贰,发现后者没什么反应。
“怎么说我也是老将军了,怎么可能暴毙,你做梦了吧阿越”落叶不由自主的顶了话头。
“别tm废话了,赶紧的组我”阿越总觉得心慌慌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事实证明,阿越担心的不无道理,因为打的是高分段,开场就连跪两把,伍贰和落叶,自己跟落叶的配合套路,在其他人眼里看上去没什么不一样,但实际差别很大。吓得自己好几次差点在直播间里露了马脚喊出伍贰的名字。
突然yy消息弹出来,公屏上出现了落叶发来的询问“怎么回事啊阿越,今天的战斗风格不像你啊,要不是你一直在哔哔哔我都以为和我竞技场的是另一个人。”
卧槽落叶听松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,和你打的确实是另一个人。
“阿越怕不是在惩罚你放他鸽子,说实话我也想皮下不给你拉千蝶”清小衣接着在下面默默补上一句。
“落叶听松就是你菜,我说什么来着,两把暴毙都是你。”阿越把锅扣到落叶身上。
另一边伍贰皱了下眉头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接下来排的十几把都赢了,并且相互配合越来越好(各种意义上的),失误率大幅度降低。
阿越又忍不住暗想,伍贰真的是各方面的学霸,这令人咂舌的适应能力。
其实这都归功于伍贰之前看经常阿越直播,遇到精彩的击杀片段还会等录屏出来继续“研究”,对于阿越的套路和他队友的打法都有一定了解。
阿越看了下时间,发现不知不觉就快到十二点了,他发现伍贰在默默活动着手指,应该是打时间太久僵硬了。他立马在yy里给他那俩队友说今天不打了,有点累了。
队友也表示可以散了,落叶更是溜得飞快。
这时候阿越发现直播间都在刷要自己唱歌,昨天答应的。
“我唱歌又不好听,你们干嘛这么执着。”阿越看到粉丝们又在打趣撒娇,还有人说他唱歌声音软,让人把持不住。什么鬼。
阿越不自觉的看向伍贰,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。说不上来为什么,阿越总觉得伍贰眼睛里透着“想听”的讯息。他有点不自在的将视线转移到屏幕上,努力忽视来自旁边人的目光。
“咳咳,我答应的我一定会做到,说,你们想听什么。”阿越粉丝也知道居居其实就会那几首,也不为难他,七嘴八舌最后统一成《我想我不够好》
“哎嘿,这是我最拿手的好吧。唱完了就关直播了,今天敲键盘敲得手有点疼。”弹幕在刷阿越辛苦了让他好好休息,“么么哒,我找找伴奏”
伍贰自觉的打开桌面上的音乐播放器,找到了那首歌,在yy里开了伴奏。阿越刚才瞄了一眼播放列表,心里有些震惊,但是很快就先压下去了。
越橘橘从伍贰身上爬起来,坐在他大腿上。跟随着伴奏,清脆又稍细的少年音响起。
“今天一天你没理我
心情变得超级糟糕
我真的没想跟你吵
请你把坏情绪 统统都忘掉
我对着电脑傻傻笑
看聊天记录多美好
突然间神马都变了
让我接受不了
我想我不够好
总让你眼泪掉
你打我骂我就是不要拉黑掉
都是我不够好
能不能全忘掉
你不理我的日子我总睡不好
我想我不够好
没把你照顾好
我又不是很神奇的天气预报
我想变成海绵宝宝
来逗你笑。。。”

“阿越!”

—越猪怎么了,直播突然断了
—我不是幻听吧,刚才好像听见有人叫他
—那声音好熟悉,不会是
—我的天